中新網5月24日電 據英國《華聞周刊》報道,近日,英國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向公眾推出了話劇《黃色面孔》(Yellow Face),公演日期為2014年5月5日至5月24日。
  該話劇創作於2007年,故事的背景要追溯到1990年代初。當時百老匯上演了歌舞劇《西貢小姐》,其中一位角色本應是亞洲人,但卻由一位白人演員擔綱。
  《黃色面孔》以20世紀90年代初百老匯為主要時代背景,黃哲倫以第一人稱反諷的方法,將自身經驗與藝術虛構大膽結合,探討了過去20年美國主流社會對待亞裔美國人態度的變遷及作家自身對種族問題的反思。
  在劇中,主角作為一個華裔劇作家,雖然對藝術有獨立見解併在藝術生涯中斬獲成功,但他的生活仍被外界對亞裔的族裔刻板印象所困擾,這迫使他不得不透過舞臺來思考亞裔在美國的身份認同和定位。
  話劇的主角名叫David Henry Hwang,是一名與本劇作家黃哲倫同名的虛構人物。他在90年代初帶頭抗議亞裔在百老匯劇場不被重視,但接下來,他自己的新戲卻採用了一名白種人飾演亞裔角色,並試圖欺騙大眾,讓他們以為這位演員是亞裔。最終,他的父親亨利因為是華裔而被卷入政府對政治獻金案的調查,主角不由得因此質疑亞裔在西方國家中的社會地位。亨利原是一位上海商人,他經過拼搏之後來到美國,成為南加州的銀行家,從創造財富的角度來說,美國夢已經實現。可他晚年卻僅僅因種族不同就被懷疑非法融資,這使主角開始思考種族和身份的真正意義。
  “黃色面孔”一詞既指在戲劇里飾演亞裔東方人的白人演員,也指劇中生活在西方社會的黃種人。以此為題,黃哲倫的寓意不言自明。世界各地的亞裔所面臨著不同程度的身份認同和歸屬感問題。該劇很好地抓住了這一值得深思的現象並通過一個渴望擁有亞洲血統的白人來表現人們對“身份”的追求。不斷在劇中出現的中國民歌和亞裔面孔讓人深有感觸,也讓大家在嬉笑中感覺到,對於黃色面孔的人們而言,遠離家鄉在陌生的地方生根發芽似乎遠沒有錶面上那樣輕鬆與自在。1
  《華聞周刊》日前專訪了《黃色面孔》製作及主演沈立寧(Kevin Shen),以下為訪談摘要:
  Q:作為一個演員,你已經有了很多的演出經歷,然而作為一個製作人,《黃色面孔》是你的第一次嘗試。我們都知道,這並不是一部大眾化的戲劇,你當初為什麼做這樣大膽的選擇?
  A:我很喜歡《黃色面孔》這出戲,我認為這部戲和這個角色都很適合我,我很希望能夠出演它。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首先是作為一個演員選擇了這部戲而不是作為一個製作人選擇了這部戲。當然,這部戲是一部優秀的,能為很多亞裔演員提供難得機會的喜劇,所以我覺得在英國演出它是極有意義的。
  Q:你在劇中出演了主角David Henry Hwang(以下簡稱DHH)。主角的人生經歷十分複雜,部分取材於劇作家本人的故事,你怎麼詮釋這個角色?
  A:我覺得一個好的演員應該把自己完全代入角色本身。顯然,這是一部荒誕的諷刺喜劇,但是DHH本身並不是一個幽默的丑角。事實上,他十分嚴肅。他在劇中的舉動對於觀眾而言是好笑的,對他來說卻是嚴重的危機。無論是對《西貢小姐》的抗議,對白人演員的質疑還是對自己父親的擔憂,對於他來說都是真實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須時刻保持著嚴肅認真的態度。
  Q:《黃色面孔》的作者是一個在美國長大的美籍華裔,這部喜劇也充斥著美式幽默的影子,你覺得典型的美式幽默會讓其他國家的觀眾理解困難嗎?
  A:在來英國演出之前,我們也十分擔憂這個問題。美式幽默和英式幽默有很大的不同,我們擔心觀眾會覺得我們的臺詞和劇情不好笑。但讓我們意外的是,每次演出的時候,觀眾都大笑出聲。我們看到的反響非常好。我想這種幽默是世界性的。劇中體現的這些種族性的問題和反思也是世界性的,無需做過多的解釋,人們就可以自然地理解它們。
  Q:一般情況下,當人們討論種族問題的時候,都會採取相當嚴肅的態度。然而,《黃色面孔》卻用一種荒誕且幽默的方式來展現種族問題,對此你怎麼看?
  A:我認為這部戲很有意思,這種形式非常新穎。雖然劇情是好笑的,但是它討論的問題是很嚴肅的。
  Q:《黃色面孔》中,關於白種人演員是否能夠出演黃種人角色的爭論出現了多次。在歐美戲劇界,亞裔演員獲得的演出機會很少,甚至在以亞洲人為主角的劇目中,也多以白人演員來出演。你覺得黃種人的角色可以由白種人演員出演嗎?
  A:顯然不行。作為一個戲劇演員,我覺得我們應該對戲劇充滿尊重。如果一個角色被劃定為黃種人,顯然,讓一個白種人出演是相當奇怪的。儘管他們可以採用一些化妝技術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像亞洲人,但是觀眾還是能明顯看出他們的人種。我相信亞裔的角色應該由亞裔演員扮演,本來,亞裔演員能扮演的角色根本就不夠多,他們表演的機會很少,如果白人出演亞裔角色的話,他們的機會就更少了。
  Q:你認為白種人的角色可以由其他種族的演員出演嗎?
  A:當我們界定一個角色的人種問題時,我覺得必須依照劇本和劇情來判斷。如果這個角色的人種和劇情息息相關甚至在劇情中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們應該最大程度地尊重原作者。然而,對於一些種族和角色本身特性並無衝突的角色,我覺得無論是哪個種族的人出演都可以,只要他們演得很好,能夠充分表現角色就成。所以,有一些身份並不明確的角色,我認為也可以由黃種人出演。我和我的朋友成立了一個製作公司,我是一位亞裔,而她是一位女性,我們代表著在戲劇舞臺上甚少出現的少數群體,我們認為應該給這些群體更多的表演機會。如這次的《黃色面孔》,有一個反派角色在原著中是男性,但是我們選用了一位優秀的女演員出演——這對劇情沒有任何影響,同時還提高了女性出演戲劇的機會。當然,我們在選用她之前事先打了電話給《黃色面孔》的作者詢問這樣的改編是否可以,他說當然沒問題,於是我們就這樣做了。
  Q:你提到亞裔演員在戲劇表演中得到的機會甚少。確實,很多亞裔演員在西方國家的戲劇界面臨一種尷尬的處境。據你所知,有沒有什麼組織或者協會幫助他們?
  A:很遺憾據我所知沒有。我只知道一個東亞藝術家聯盟。在英的亞裔藝術家聚集在一起希望認識彼此以及互相幫助。
  Q:相對於眾所周知的莎士比亞戲劇等,《黃色面孔》顯然不是一部群眾基礎廣泛的戲劇,你在製作它的過程中,遇到過籌資上的困難嗎?
  A:我們遇到的困難不算大。我在美國的家人和朋友都很支持我,他們知道我在製作一部怎樣的戲劇,知道這部戲對我以及對所有海外亞裔的意義,所以他們給了我不少幫助。此外,我還在商業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我拿過MBA學位,由此我結識了一些願意支持我們的公司和組織。但是我相信對於大部分這樣的“非主流”戲劇來說,籌資將是相當困難的。時至今日,戲劇界的主流依然是白人出演的戲劇,人們對講述黃種人生活和處境的戲劇不那麼感興趣,所以很難找到投資者。
  Q:在你們演出《黃色面孔》的過程中,有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嗎?
  A:在我們巡演出的過程中,一位女演員懷孕了。我們都很為她開心,但是她十分擔憂這會影響她的演出效果。我們認為她的演出完全沒有受到影響,依舊棒極了!不過如果你仔細觀察,你就會發現她在劇中受到了很好的照顧,我們不讓她搬運重物,也沒有安排她走太過急促的步伐。看著她的身形在我們的巡演過程中一點點變化是一件相當有意思的事情。
  Q:《黃色面孔》的公演結束後,下一步你打算做什麼?
  A:我們還在繼續尋找合適的戲進行演出。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們的目的是為女性和亞裔提供更多的演出機會。我希望能有《黃色臉孔》一樣優秀的劇本供我們發揮。
  Q:《黃色面孔》已經在倫敦演出了兩次,分別在公園劇院(Park Theatre)和英國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你們還打算進行第三次巡演嗎?
  A: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當然願意進行第三次演出。我們有很好的演員,彼此也合作得非常愉快。我相信觀眾會喜歡我們的表演。(何思佳)
  沈立寧
  Kevin Shen
  《黃色面孔》(Yellow Face)的男主角及劇團的創辦人。曾獲得美國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系統工程學士學位和社會學碩士學位,還曾就讀沃頓商學院的工商管理碩士。他有感於華裔演員在海外缺乏演出機會,決定利用自己的社會學才華和商管知識開辦劇團,希望增加華裔演員在西方的演出機會,打開新的戲劇市場。
  黃哲倫
  David Henry Hwang
  黃哲倫是目前好萊塢和百老匯最活躍的華裔劇作家,美國舉足輕重的《時代》周刊曾贊譽他是“自阿瑟‧米勒之後,在美國的公眾生活中第一個重要的劇作家,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最好的劇作家。”1988年,31歲的黃哲倫以話劇《蝴蝶君》(M. Butterfly)在百老匯一舉成名,獲當年托尼獎最佳戲劇獎,之後又獲獎無數。1993年,由他親自改編劇本的同名電影上映,更使《蝴蝶君》的影響遍及全球。二十多年來,黃哲倫的作品在美國舞臺上屢創佳績。
  除了創作話劇以外,黃哲倫也是國際知名的歌劇編劇,他的作品曾經奪得美國唱片界的最高榮譽格萊美獎。  (原標題:倫敦城中的“黃色面孔”:思考亞裔身份認同(組圖))
創作者介紹

rain

bq06bquj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